我是一名国企高管,28岁那年迎娶了现在的老婆小娟。 小娟是城里姑娘,温柔贤惠,美丽动人,丰满的体态是当初吸引我的主要原因。 婚后不就我们就有了自己的女儿,在孩子三个月大的时候小娟就找了份比较清闲的工作, 虽然离家很远但小娟的人缘很好,公司很多男同事每日都围着她转, 由于我的工作时间不固定男同事接送她上下班也是正常不过的事了。 由于我一心忙于工作,想多挣点钱也好让孩子和老婆过的更舒适一点, 起早贪黑身体终于垮了。 医生说我抵抗力过差身体太虚弱,需要多休息调养, 而且最可恶的是一年内最好不要行房事。 年轻的少妇人妻,此时是最需要男人来满足她在性方面的需要的, 而我却不能内心中充满了对小娟的愧疚。 一家人除了忙着孩子的事,小娟已经很久没有露出可爱的笑容了。 特别每当我看到她奶孩子的时候,露出一对雪白的大乳, 其实我还是很渴望很冲动的。 直到有一天,下班后小娟兴冲冲的告诉我, 她请了长假要陪我一起出去疗养一段时间。 我开始觉得疑惑,实在抵不过老婆的再三要求, 也向公司请了三个月的长假。 直到出发前一天,我躺在床上,在我的再三逼问下, 小娟终于说出了实情。 原来是她们公司的阿健要她陪着一起回乡下老家。 阿健是小娟在公司最要好的男同事,因为小她两岁, 所以小娟认了阿健做干弟弟两人平时关系很好, 同进同出一般也是有阿健接送小娟上下班的。 阿健这人我并不熟悉,只是经常从小娟那里听她谈起这个人。 其实我很反感阿健,因为有一次他很晚送小娟回家时, 正巧被我撞见他在车里轻薄小娟。 那次阿健把车驶到我们家楼下后就熄了火, 然后在车上不知道跟小娟说了些什么两个人很亲密的交头接耳, 然后阿健把手很自然的放在了小娟的胸口小娟一把推开他, 他跟肆无忌惮的把手顺势摸到了小娟的大腿中间 小娟开始有所挣扎她几次推了阿健的手,都无法挣脱他。 直到被下楼倒垃圾的我撞上后,我敲了敲他的车玻璃窗, 假装什么都没看到的样子小娟才匆忙的下了车, 下车后小娟很不自然的理了理自己的短裙将一侧的裙角向下拉了一下, 这些细小的动作我都看的清清楚楚。 出于对小娟的愧疚和不想把事情闹大,弄的小娟在单位尴尬, 我假装没看到并且一直都没有再提及此事。 这次小娟陪阿健回老家,其实是阿健在他父母面前撒了个慌, 说在城里已经有了女朋友他父母急着想看下未来的儿媳, 于是再三催促他带女朋友回家好尽快的完婚。 阿健人长的有点丑,但是家庭经济在当地也算是比较殷实了的, 可惜三年前在单位出了工伤事故少了一根手指以后他变的很自卑, 小娟也为他介绍过很多女孩子可当对方看到他那个样子, 全跑掉了。 从此阿健更自卑了,老婆却经常的开导他,所以他很自然的把老婆当成了最要好的朋友, 在这个城里最亲的人只是不知道他为啥对我却很冷淡, 一直都不感直接的面对我。 这次阿健被逼的没办法了,央求小娟冒充他的女朋友, 陪他回次老家而我却成了阿健的好朋友,跟他们一起回家散心。 我们将断奶期的女儿托付给小娟妈妈后, 就准备行装带着简单的行李我们坐上了阿健回家的车。 三个多小时颠簸的路,我们终于到了阿健乡下的家里。 进门时天已经黑了,阿健的父母已经准备好了丰盛的晚餐, 我们坐下后边吃边聊阿健的父亲很健谈,一点都不像乡下老实本份的农民, 阿健的母亲却很实在幸喜的看着她未来的儿媳小娟, 边笑边往小娟的碗里夹了很多的菜在一旁的我尴尬的陪着他们, 看着一家其乐融融的样子心里不是个滋味。 毕竟小娟是我的老婆,她这样被别人的父母宠着, 做丈夫的我心里打翻了调料缸一样各种味道都有。 饭后阿健的母亲很热情的帮我们安排住宿的房间, 我被赶到了阿健小时候的房间里。 而小娟则被安排跟阿健睡他们准备好的婚房里, 虽然还没正式成婚入门可在两个老人的眼中已然把小娟当成了儿媳。 小娟也不好推辞,冲我尴尬的笑了一下后悻然接受了这样的安排, 跟着阿健回了他的房间。 我回房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心里憋的荒, 就打算出去转转顺便熟悉一下将要生活三个月的地方。 在院子里转了会儿,我大概的摸清了整个房子建筑的布局。 这是个典型的农村小别墅的结构,院子进门右侧是厨房和杂物房, 院子左侧则种了些不知名的花花草草。 中间主要建筑就一幢两层楼的大房子,楼下是个超级大的客厅, 后面左侧是阿健父母的房间右侧是一楼的卫生间。 我被安排在二楼后面朝北的小房间里,二楼的格局大致和一楼一样, 右侧是阿健的房间区别在他的房间外面有个很大的晒台和二楼的小客厅连成一体, 晒台的角落里堆满了杂物我的房间对面是个客房, 正好与阿健的房间隔着一堵墙平时门都是关着的, 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反正我的房间在走道的最后面, 又小又暗。 摸清了建筑的格局,我心里也踏实了,至少也方便我监视他们的动静, 我告诉自己一有不对劲的地方,就马上带着老婆离开这里。 正当我转悠的时候,小娟从阿健的房间里出来了, 带着她平时穿的内衣也许没看到我,我也不想打扰到小娟让阿健的父母起疑心, 就没有叫她小娟迳自走向二楼的卫生间里去洗澡, 见她关上门后我则到晒台上抽菸这才发现晒台与二楼的浴室也是连成一体的, 在晒台外面右侧的窗户外能把浴室看个通透。 小娟褪下了外套把衣服整齐的叠好放在一边, 丰满的躯体虽然我已经看过无数遍但此时还是让我有了冲动。 正当我看的入神时,听到了脚步声,我唯一能确定的是, 这并不是阿健的脚步声。 因为小娟来到这个家,是当成阿健的女朋友的, 我可不能贸然的被人发现偷窥自己好朋友的女友洗澡 于是我躲到了晒台的杂物后面。 上来的是阿健的父亲,打进门我就觉得这老头不是什么好鸟, 果然他迳自来到晒台右侧的窗户口偷窥小娟洗澡。 由于小娟刚到这儿,并不熟悉这里的环境,洗澡的时候窗帘并没有全拉上, 小娟也没有想到会有人从浴室外面的晒台上偷窥她。 阿健的父亲则贪婪的从角落里看着我的老婆的一举一动。 我知道老婆洗澡时会做一下胸部按摩,这是她保持36D完美乳房的秘诀。 此时阿健的父亲看的兴起,不自然的抚摸起下身裤裆里的话儿, 毕竟这是阿健未来的媳妇老头子也不敢造次。 我则庆幸小娟并不是阿健真的女朋友,否则岂不被这个老色鬼给轻薄去了。 过了十来分钟,估计老婆已经洗好了,关了灯出门回了她自己的房间。 阿健的父亲则偷偷的熘进了浴室。 我跟过去,在晒台外面看着浴室里阿健的父亲。 小娟也真是煳涂,洗完澡内衣也没有收走,估计她以为二楼就我们三个会进浴室洗澡, 也没有任何防备就把自己的内衣内裤扔在了浴室的盆里。 阿健的父亲先是把小娟的胸罩拿起来放在鼻子前嗅了一下, 因为小娟还在断乳期她的胸罩上还残留着淡淡的奶香味, 这样的味道足以让成年的雄性激起慾望。 老头把小娟的奶罩把玩了一会儿,又用他的舌头在奶罩中央奶头的位置细细的舔了会儿, 我看着自己老婆的奶罩被个老头子把玩内心中除了愤怒, 居然感觉也开始操热起来恨不得冲进去也舔上几口。 老头又把小娟的内裤拿起来放在鼻子前面嗅了下, 年轻少妇强烈的阴道体味让老头一下有了冲动 他掏出他黑粗的阳具对着小娟内裤中央的位置拼命的蹭着, 我猜他此时应该幻想着自己的老屌正在小娟的阴户口摩擦吧 不一会儿他浑身抖了几下射出了浓浓的精液, 他又用小娟的内裤擦了擦他的鸡巴满足的看着自己的杰作, 然后迅速把小娟的内裤和内衣卷起来放在了盆里 匆匆下楼去。 我目睹这一切是多么的无奈,自己老婆的内衣成了被的男人手淫的工具, 这种感觉是多么的可笑和淫靡望着外面漆黑的夜, 一时也想不出任何的方法可以逃脱这样的窘境。 于是我回到房间顾不得小娟今晚将要发生的一切倒头便睡了过去。 清晨醒来是被小娟闹醒的,小娟偷偷的熘进了我的房间钻进了我的被窝。 我倒是被她的举动吓了一跳,问她就不怕给阿健的父母发现, 小娟笑笑说他们两个老人一早就出门赶集市去了, 农村人早睡早起是生活习惯。 我的心也放了下来,于是搂着老婆心疼的问她, 昨晚过的怎么样。 小娟好像故意挑逗我一样,故意扭扭捏捏的不肯告诉我, 直到我假装生气不理她了才安慰我说阿健昨晚打地铺睡的, 就是在半夜实在太冷了想挤上床的时候,被小娟踢了下去。 我一颗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但愿在接下来的日子不要发生些什么才好。 早饭过后我无聊的一个人出门转了圈,阿健的父母也回来了, 总不能让小娟陪着我让他们起疑心既然答应了小娟和阿健帮忙隐瞒阿健父母了, 就不能说话不算数吧午饭后我感觉自己实在是很难受, 又回房昏昏的睡了一会儿醒来时已经将近黄昏了。 农村人晚饭吃的早,阿健的父母又早早的准备好了丰盛的晚餐叫我们下楼。 酒过三旬后,阿健的母亲早早的催小娟上楼洗洗休息。 估计她以为为他们创造了这样的条件,晚上阿健能和小娟好好的嘿咻一下。 阿健依然很冷,故意不看我牵起小娟的手就上了楼, 我心里又开始焦躁起来怎奈阿健的父亲貌似故意想把我留下的样子, 拉着我问这问那的。 我心情不好回答更是简单,告诉阿健的父母, 因为自己身体不好听说阿健带女朋友回老家, 于是请了假跟了过来想借这个远离城市的乡村好好调养调养自己的身体。 阿健的父母估计也没对我起什么疑心,他母亲听完后就起身收拾碗筷去了, 他父亲则拉着我继续的喝小酒。 聊着聊着,老头俨然已经把我当成了朋友。 藉着酒劲瞧瞧的告诉我,昨晚他在阿健后面的房间里偷听了一夜, 发现里面没啥动静他希望阿健这次回来能好好的和小娟相处, 指望能早早的抱上孙子我则尴尬的笑了笑。 老头见我不好意思,又大着胆偷偷的告诉我, 昨晚他偷窥儿媳洗澡了发现他这个儿媳真是人间极品(乡下人没见过世面, 看到雪白皮肤大胸脯大屁股的城里女孩都觉得是极品)特别是那对丰乳, 以后是哺育孩子的好奶还指着他的老婆说,老婆子年轻的时候也有一对好奶, 所以阿健才长的那么健壮。 老头见我没啥兴趣,又偷偷的告诉我,说他昨晚验证了小娟, 小娟的体味有奶香下体的味道很重很骚,很会勾起男人的性慾, 小娟的性慾一定很旺盛是个旺夫旺子的女人, 要是他年轻个二十岁他一定不会放过这样的女人, 干她一次他一辈子都会满足的……靠……一个老头在我面前这样的肆无忌惮的谈论要干我的老婆, 我实在是觉得恶心。 昏昏欲睡的听完老头的唠叨,我回房倒头又睡了。 第二天醒来,我发现自己的身体很是不舒服, 要说水土不服吧这里离我们生活的城市其实并不远。 也许是我的病情加重了,我在床上躺了好几天, 期间阿健的母亲则是很着急忙这忙那的为我端茶送饭, 而且还特意准备了当地补身体的草药说要把我的身体养回来。 期间小娟也来看了我几次,嘱咐我好好休息, 不要胡思乱想早日把身体调养好。 我则无心估计其他的事情,整天进补,整天的睡。 也许是在草药的作用下,十来天后我觉得自己恢复了不少体力, 又修养了三四天觉得已经痊癒了,貌似比生病前的精力更充沛了。 这天晚饭后,我觉得心情特别好,身体也特别舒服。 我出了房门,看着小娟从浴室里出来,穿着性感的内衣, 浑身开始燥热起来恨不得把小娟拉进房好好干她一炮, 怎奈还住在别人家里还要帮小娟保守她的那个秘密, 我克制了下来。 小娟冲我羞涩的笑了一下,迳自回了阿健的房间, 我顿时有种醋意和莫名的失落感。 我冲进浴室,拿起小娟刚换下的内裤兴奋的打起手枪, 直到我射了出来放回内裤的时候才发现阿健在门外狠狠的看着我。 我很尴尬的冲他笑了笑回了房间。 操,这算是怎么回事,我的老婆和别的男人睡在一个房间, 我则拿我老婆的贴身衣裤自慰我越想越来气。 这时小娟轻轻的敲了敲我的房门,从门缝里熘了进来。 还没干透的头发上散发着一股洗发水的香味, 我狠狠的把小娟抱住扔在床上开始扒她的睡衣 小娟疼爱的抚摸着我的背任我蹂躏她的身体, 我感觉下体胀痛也不管有没有前戏,直接拎起禁锢已久的鸡巴插进了小娟的身体里, 一下两下,三下……刚插了几十秒,我发现自己的小弟弟不听了使唤, 一下子就软了下来小娟刚被我吊起的慾望,一下子就没有了, 眼神中带着一丝忧怨。 她从我的下体中退了出来, 安慰我道: 「没事的, 老公慢慢会好的,早点休息吧。 」她抚摸了一下我疲软的小弟弟,批上睡衣, 轻轻的起身关上门离开了我的房间。 我躺在床上,我躺在床上,怨恨,内疚, 一扫之前愉悦的心情。 躺了许久,思绪中,我决定了,一定要好起来, 要好好的养好自己的身体还老婆一个性福。 我拿起菸,黑暗中走到晒台,点燃了一根, 藉着烟雾我更期望自己能快点好起来。 这个时候,我听到了晒台另一侧阿健的房间里传出了阵阵的女人呻吟声。 靠,不会是小娟的声音吧。 我偷偷的摸到了阿健房间的窗外,操,窗帘也没拉上, 阿健是故意想给我看到的么我往里偷偷的看着 由于房间里没熄灯窗外又是一片漆黑,我站的角度刚好把房里的一切都看的彻彻底底。 两团肉体在床上不断的翻磙着,缠绕着, 不知道的人一定认为是夫妻在行房事,可这女人的身体分明是我的老婆──小娟啊。 我想冲进去喝止他们的举动,可想起自己刚刚不举的样子, 想起已近好几个月没有满足过自己妻子。 我忍了下来,醋意、愤怒、燥热使我在窗外呆呆的看着自己的老婆和别的男人在床上操爱。 也许他们是刚刚开始,阿健抱着小娟,嘿嘿的笑着, 说: 「姐姐我来了哦大灰狼来吃小绵羊了哦。 」老婆则假装推诿的样子,推推了阿健强壮的身体, 并没有阻止他的意思。 阿健勐然脱下小娟的睡衣,把头深深的埋在小娟雪白的双峰前, 使劲的蹭了起来小娟被他蹭的痒痒,嬉笑的拍了拍他的背, 笑道: 「讨厌就知道你又要欺负姐姐了。 」靠,看来他们在我生病的那段时间里, 已经发生了关系。 想想孤男寡女独处一室,男人健壮有力,女人已经许久未尝到性爱的快乐了, 这种事情也是难免的人之常情,如果换了我, 我也一样不会放过就在嘴边的肥肉我决定继续看下去。 阿健似乎很有技巧,边在老婆胸前吸吮她的乳房, 边迫不及待的把自己的内裤退了下去漏出粗壮黝黑的大屌来。 小娟则把阿健的头抬了起来,凑了上去,两张嘴顿时深深的吻在了一起, 纠缠许久后阿健终于没有耐心了,粗暴的扯掉了小娟下体唯一的防缐, 将她的内裤扔到了床下。 小娟被他粗暴的行为深深的吸引着,腿叉开将阿健夹在双腿中间, 臀部上抬将自己的阴户暴露在她这个干弟弟的脸前, 阿健则很配合的把头埋在老婆的阴部舔起了老婆的屄。 小娟被他舔的一阵酥软,用力的捏着自己的双乳, 用指头夹着自己的乳头用力的挤弄着,嘴里不停的发出满足的呻吟。 阿健舔了会儿老婆的小屄,转身又吻上老婆的双乳, 原来小娟的乳汁早就流了出来小娟本来胀胀的乳房, 经过阿健的吸吮顿时觉得轻松了许多。 「姐姐的奶好喝不」「好喝呀,我要吸光姐姐的奶水。 」「姐姐的奶,除了你干侄女喝过,就你喝过了哦。 」「真的么你老公都没喝过」「嗯。 」「那好,我要吸干小侄女的奶奶,不让她喝!」又一阵狂吸后, 阿健终于忍不住了挺起鸡巴,朝着老婆早已经淫水泛漤的下体就插了进去。 一下,两下,三下……屋内淫靡的两团肉体, 男人和女人最淫靡的私处交互在一起两团淫肉啪啪的撞击着。 女人开始兴奋的呻吟,享受着大鸡巴带给她的快乐。 男人粗壮的根部,不断的进出女人最骚热的下体, 抽出的时候秘洞的两片粉肉一起被带了出来, 又迅速的被挤压了进去。 男根的部位不断的带出老婆阴道内的液体,看上去光亮亮的。 我知道老婆只有在很兴奋的情况下阴道内才会分泌如此多的液体。 乡下男人有的是体力,但是没有什么技巧, 可单单这么无尽的体力已经可以满足一个女人最基本的性要求了。 阿健挺着大鸡巴在老婆的秘洞内抽插了大约半个多小时。 然后阿健把小娟抱了起来,慢慢的走到了窗口, 他让老婆单腿着地拉起小娟的一跳腿举过肩膀。 这样的姿势对于一个丰满的女人是很高的挑战, 可老婆没有丝毫的不快感抬起雪白的美腿任其他男人的生殖器在自己的下体内肆无忌惮的进出, 并发出阵阵的呻吟声。 干了一会儿阿健又要求老婆爬在窗台上, 丝毫没有顾及到窗户外面偷看的我。 我被吓了一跳,直到老婆淫靡的再次发出浪声时, 终于回过神知道他们没有发现我在外面。 老婆翘高了雪白的大屁股,阿健蹲下去,用舌头啧啧的舔起了老婆的阴道。 老婆被他舔的很舒爽,不自觉的前后摇晃起自己的身子, 一对大奶在胸前前后晃动这样淫荡的场面,谁见了都受不了, 何况在窗外的我。 我看着老婆迷离的眼神和淫荡的表情,早已经被精虫冲昏了脑袋。 阿健舔了一会儿老婆的屄, 起身说: 「姐姐你真骚, 你老公那个废人今天只能让我把玩他的女人干破他老婆的小穴。 」老婆则哼哼道: 「好弟弟,姐姐要你, 姐姐需要你的大鸡巴满足姐姐的小洞洞你干我吧, 恨恨的操我姐姐受不了了。 」阿健提起鸡巴对准老婆的屄恨恨的插了进去, 双手推着老婆硕大的雪臀又是一阵勐烈的抽出, 老婆被他干的浪叫不止。 两个人酣战了许久,浑身大汗淋漓。 阿健让老婆躺在了床上,压过老婆的身体,将老婆的双腿再一次分开, 男人奋起直插嗷嗷的怒吼。 「姐姐,我要干死你,干死你个骚妇,干破你的子宫, 让你给我生孩子……」女人胸前的两团淫肉不断的上下抖动。 老婆这时已经彻底的诚服在这个男人的胯下了。 男人终于在女人的垮间抖了几下,一股浓厚的精液射进了我老婆的身体里。 小娟抱着身上这个不是自己老公的男人高亢的哼着「宝贝, 好老公射死我吧,把你的精子全射进老婆的子宫里, 啊……啊……好热好烫……射死我把,把我肚子射大, 我要给你生孩子啊……啊……高潮了啊!」小娟的身体一阵勐烈的抽搐, 眼睛都翻白了我知道,老婆高潮了,两个人同时瘫倒在床上。 这还是我的老婆么,我昏昏的想着,这分明是我在偷窥别人夫妻的性爱, 床上的这个女人已经不再是我的老婆了……我回到房间收拾起自己的行李 我打算离开这个地方不再纠结,不再回头……我离开后的半年, 也许老婆知道了我发现她和阿健的事情了一直都没有回来过, 公司的事我也帮她办了离职可老婆始终没有联系过我。 半年后我决定启程回去把老婆接回来,我拟好了离婚协议, 我望着怀里嗷嗷待哺的女儿我告诉自己我要跟小娟离婚。 夜色匆匆中我闯进了阿健家门,迎面走来的是阿健, 他的父母则在他身后恐惧的看着我我呆呆的站在原地, 没有勇气向前小娟从后面走了出来,挺着大肚子, 冲我微微一笑说「老公,你来了,里面坐吧。 」阿健的父母把我让到里面,各自回了屋, 阿健则冷冷的上了楼客厅里留下迷茫的我和小娟。 小娟告诉我,来这里其实就是为我寻找补身体的草药, 因为只有这种草药才能把我治好但是阿健有个要求, 就是让她为他们家生个孩子……我再一次离开了阿健家 没有给女儿带回她的母亲。 又过了半年,女儿已经能走路了。 我想了很久,这事不能怪小娟,于是我带着女儿, 打算把刚生完孩子的小娟接回来。 我抱着女儿,又去了阿健家,进门就看到小娟。 小娟此时已然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妇女, 从她的穿着和容貌我几乎快认不出她了。 小娟正在给她和阿健所生的孩子喂奶。 边喂边哭,看到我和女儿时,她哭的更厉害了, 嘴里喃喃的道着: 「这是妈妈给宝贝喂的最后一口奶了 宝贝以后要乖乖的长大好好的听话,妈妈爱你, 永远都爱你宝贝……」。